《中國青年報》9-22

                  (本報記者 王夢影 實習生 程盟超)“我們常聽說有人因肝癌去世,不是沒錢,是發現太晚了。這是因為肝臟的特性使病變不容易被發現。”為了向中國青年報記者解釋清楚,海斯凱爾醫學技術有限公司創始人之一、清華博士孫錦專門準備了一個PPT,其中一張圖片上標注著:肝臟,重要但又沉默的器官。

                      這個生于1985年的自動化系博士,在各種學術研討會,介紹自主研發的全球領先的無創肝臟健康監測的產品FibroTouch時,常會邀請觀眾上臺試用。躺上來,探頭一掃,兩分鐘就可以獲得數據,幫助判斷被檢測者的肝臟健康狀況。

                      往回看,孫錦想了半天,還是覺得似乎沒遇到什么坎兒:挑戰是有的,不過不會的就學,有問題就解決嘛,總不至于停滯不前。“我們要成為健康領域領先的醫學技術公司。”他說。

                  博士創業“三劍客”

                      孫錦來自山西省一個教師家庭,是典型“別人家的孩子”:12歲在重點中學就讀,拿了全國數學及化學奧林匹克競賽的幾個大獎;15歲考入清華大學自動化系,一路讀到博士。

                      在清華,比同班同學年齡小的孫錦從來沒感覺到孤獨。他認識了此后至今15年生活和事業的重要伙伴:同班同宿舍的邵金華和段后利。多年后,在好友的婚禮上,孫錦還和新娘子打趣:我們認識他的時間比你長多啦。

                      2003年,在邵金華的提議下,三人開始共同關注清華大學團隊領先于國際研究的瞬時彈性成像技術,邵金華希望可以用這項技術幫助肝病檢測。

                      肝臟可以自我修復,但當損傷速度大于修復速度時,肝臟會越來越硬,纖維化、硬化,最終發展為肝癌。如果及時發現針對治療,肝臟發生病變發展成肝癌的進程是可以被延緩甚至阻斷的。目前普遍使用的檢測方式是活檢穿刺,也就是通過穿刺提取肝臟的部分組織來檢查,“不僅有創,而且短時間不能復檢”。孫錦他們所做的檢查方式,是向肝臟發送聲波。健康的肝軟如嘴唇,隨著不斷硬化,則會漸漸硬如鼻尖、硬如額頭。肝臟越硬聲波跑得越快,反之則跑得越慢。

                      碩博階段,3個年輕人已經選擇了不同的研究方向:孫錦主攻算法,段后利研究硬件,邵金華攻讀生物醫學工程學。不同方向相互配合,正是一個解決問題的好團隊。2008年,孫錦跟隨導師在美國的實驗室做科研,邵金華赴德國交流,段后利留在清華。三地時差正好各自相差6小時。在約定好的同一刻,無論他們各自的所在地是正午、深夜還是清晨,3臺電腦的會話窗口會同時亮起。此時,3個博士已經下定了決心:創業。

                      之所以作出這個選擇,是3個工科男對于“把什么要素作為衡量標準”的一致判斷:價值。自己有這種技術,能解決問題,又有挑戰性,為什么不做?

                  從學霸到創業者,從01

                      孫錦在一個完全沒有拖延癥的團隊里。他喜歡有慣性的生活。直到現在,他自己還習慣于6點鐘起床,工作至晚上八九點鐘,下班匯入北京北四環車流的黃色燈光回到家里。正如很多年前,他每天按照熟悉的路線從13號老宿舍樓騎車到清華主樓,再從同樣的路徑回去。有時候作業太多,宿舍熄燈了,又不想拖拉,不得不拖條板凳去走廊借著燈光把剩下的寫完。

                          2010年,海斯凱爾醫學技術有限公司成立,在北京和中國超聲起源地無錫都建立了基地。科研伙伴成了合伙人。邵金華是CEO,負責決策;段后利負責公司運營;CTO孫錦主管研發生產技術支持。邵金華的導師、國際生物醫學工程領域專家白凈是團隊顧問。

                      研發是專注和艱苦的,“沒有參考,連路線都看不到”。對技術男生來說,一切的問題都自有解決的系統,更考驗他們的是從科研團隊向產品團隊的轉變。

                      更多的是惡補。他們對醫學領域并不熟悉,臨床檢測、質量體系等都是陌生的詞語。孫錦他們扛著機器跑了20家醫院,找醫生聊天。醫學專家對這幾個高材生的咨詢都很友好。實際上,醫生們很期待能有靠譜的國產設備出現。

                      熟悉商業是另一步。2012年,孫錦參加了清華大學經管學院面向全校的一門特別的研究生課程。選課同學需要經過嚴格的篩選才能最終走進課堂。在這里,他們學習建立一家新公司一切必須的東西,包括如何管理財務,需要應用哪些法律條文。結課時,有兩支團隊得以公開總結答辯,臺下不止有老師,還有各路投資人。海斯凱爾位列其一。

                      仿佛水到渠成一般,答辯結束的第二天,他得到等待了3年多的消息,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頒布的醫療器械注冊證拿到了。2012年年底,海斯凱爾獲得了A輪融資。

                          20135月,清華大學和北京市科委組織了一個專門鑒定會,海斯凱爾作為北京市自然科學基金重點項目通過了鑒定,得到與會專家的高度評價。之后,團隊引進了另外一位重要合伙人,在醫療領域有豐富經驗的韓笑女士,為海斯凱爾搭建起了強悍的營銷隊伍。8月,產品FibroTouch實現量產。產品上市后,排名行業領先,用戶中大部分是三級以上醫院。創新中國2014總決賽上,面對來自全國各個行業的翹楚, FibroTouch摘得全國總冠軍Demo God大獎。

                      孫錦的慣性常常被忙碌的日程侵襲,他開始越來越多地和人打交道,有一天甚至往返3個城市。然而,不變的習慣還是有的,不忙碌的周五,幾個伙伴會在出租屋樓下的燒烤攤喝啤酒吃烤串,聊一聊遙遠又非常清晰的未來。

                  “山寨”罪名和中國制造的信心

                      孫錦和伙伴們最開始在清華科技園一所10平方米的辦公室工作。隨著團隊壯大,他們又搬到了位于8樓一片更大的工作間,整面的玻璃正好能瞰科技園區,遠處就是清華大學主樓。

                      新產品不斷問世,適用于不同類型醫院的需求。醫生們的友好合作幫了大忙。“一說中國制造,就想到山寨、劣質,醫療領域的優質中國制造更是少見,他們也不甘心啊”。

                      訴訟突至,“罪名”是“山寨”。

                      當時,全球市場上生產同類產品的公司,除了海斯凱爾,還有另一家中國公司一體醫療和福瑞股份旗下的法國Echosens

                      福瑞股份和海斯凱爾曾有一次雙方都公開承認的會談。福瑞希望合作,一起來做全球市場。

                      這和孫錦團隊的初始目標相去甚遠。他們計劃能利用自主創新技術,從肝病檢測發展到乳腺、心臟等更多器官的檢測,并將中國自主研發的高端產品賣到國際市場。“我們對自己的技術有這個信心。”這個在清華度過了10年青春的工科生非常肯定地說。

                      可想而知,這次會談并沒有一個結果。20149月,福瑞股份關聯公司開始分別在北京、鄭州、許昌以不正當競爭、專利侵權、商標侵權起訴海斯凱爾,各要求千萬元的賠償。孫錦和伙伴們則選擇用法律手段維護自己的名譽。12月,面對競爭對手在司法判決未出的情況下四處給各地的醫院發送律師函,并且拍攝不正當操作視頻在互聯網和醫生群體中散播,海斯凱爾決定使用法律手段捍衛自身的利益,以“商業詆毀”為由,在上海起訴其旗下公司上海回波醫療器械技術有限公司和內蒙古福瑞醫療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隨后不久,以“商標侵權”再次將法國公司送上法庭。

                      提起這一系列的糾紛,這位還半帶著學生氣的CTO并沒有過多地發表情緒性的觀點,被問急了就說:“有點遺憾吧,沒想到以前尊敬的前輩公司會這樣。”

                      讓他真正沮喪的是今年4月的事件。FibroTouch無創肝纖維化檢測系統受邀赴奧地利參加世界肝病大會,這是此次展會上唯一的中國醫療設備公司。424日,法國 Echosens公司以FibroTouch系統涉嫌侵犯專利權和商標權為由,申請當地執法機關阻止了海斯凱爾參展,并扣押了海斯凱爾的參展設備和宣傳資料。海斯凱爾的律師研究了Echosens提交給法院的相關文件,發現將國內司法文書中的“被訴侵權”翻譯為“侵權”,同時把Echosens自身產品的測試結果說成是對于海斯凱爾產品的測試結果作為支撐證據。

                      今年9月,福瑞旗下的上海回波公司起訴無錫海斯凱爾的不正當競爭案件作出一審判決,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對絕大部分關于“全球首臺影像引導的無創肝纖維化檢測系統FibroTouch”的自主研發權予以了保障。

                      “這算是個情理之外,意料之中的商業戰吧,商業訴訟越來越成為一個跨國公司普遍的游戲規則,但最終,法律會站在正義一方。”孫錦說。